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主页 > 时时彩新闻 >

揭秘区块链玩家的造富神线万

2018-09-17 07:28 未知

  即使有新华社等权威媒体、工信部等部门和部分业内人士一再强调,区块链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造富神话,使这个新兴的技术领域仍吸引了大批怀着暴富梦想的玩家。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区块链的产业和当前热度较高的应用场景入手,带来专题报道,深入分析区块链追捧者的“道”与“术”。

  PPT里,所有项目和公司的名称都是英文,公司注册地亦是海外,创始人团队、高管也几乎是清一色的外国人。除此之外,现场还有4家专门投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机构代表、以及十余家区块链媒体。不过这些项目方负责人几乎大部分是中国人。

  路演结束后,《中国经营报》记者上前分别询问这些刚刚赢得满堂喝彩的项目方负责人:“在中国大陆地区落地业务,你们的竞争对手有哪些?”回答分别是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阿里系的虾米音乐,此外,还有联发科、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美团、VISA……

  有趣的是,当记者对这些项目落地产生疑问时,在场的人士未直接回答,却反问道:“本是区块链圈内人士的活动,为何会有传统媒体参与进来?”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场略显神秘的“圈内聚会“,实质上是一场吸引入局者的“密谋活动”。

  “这个圈子是有点封闭的,常见的就那几个。”张璐说,“币圈的人常常会在国内外的几个城市飞来飞去。我们经常不约而同地出现在同一个航班里,甚至座位都连在一起。今天在座的人几乎大部分是熟悉面孔。”

  “链圈和币圈是区块链早期的一种划分,链圈的人被认为主要是研究技术以及商用开发的,币圈的人则专注于投资。”某区块链媒体创始人王鑫这样告诉本报记者:“早期的币圈人士大多还是投资公司和项目,后来随着项目落地尝试、数字货币种类增加,币圈和链圈就慢慢混在一起了。”

  从路演现场情况看,每一个企业都提到了已经、或准备发行数字货币。就区块链的基本属性,特别是目前热度最高的公有链(区块链中的一种形态)的特性来看,要让普通用户使用开发者设计的公有链,并深度挖掘内在价值,势必要给予用户相应的激励,这些激励只以token的形式交到用户手上,即所谓的数字货币。

  目前,国内已经有迅雷等企业做出了一系列尝试。在今年5月,本报记者对迅雷CEO陈磊的采访中,对方表达了建立起迅雷区块链生态的蓝图:“需要打造一个迅雷的区块链闭环生态,其中要有足够多的、优秀的上层区块链应用。”

  在迅雷的区块链生态中,链克为该网络中的token,可购买上层应用的服务。

  “应用场景越丰富,品类越多,token的流通就越顺畅,token和链的价值就越高。如果流通场景少甚至没有,那么token的价值就是零,就是空气币。”一位链克持有者吕淳(化名)这样表达了token的价值。

  而在当日的路演现场,某区块链项目咨询公司的运营负责人张鹏告诉记者,token需要流通在一个可消化的场景中(即能够流通,可换取某些服务或物品),如此一来,token乃至区块链才会拥有现实资产的支撑与背书,即使流入二级市场,有现实价值参考,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泡沫。

  “但现有的区块链项目中,有90%都无法落地。所以你看到的大部分数字货币都是空气币。”张鹏说,“这是我们在过去几年观察到的结果,具体原因有很多,包括用户使用习惯、商用不成熟、机制设计漏洞、监管政策等。”但现场的每一个项目方或已经发币,或准备进行ICO(首次币发行),或即将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

  移动支付项目Bizkey的负责人Scarlett Zhang便向本报记者透露,在去年完成A轮融资后,未有其他融资,也不再计划进行融资,公司正寻求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

  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表示,区块链项目的通证权益投资逻辑与传统股权融资逻辑完全不同,揭秘区块链玩家的造富神线万区块链项目即使进行股权融资,也会止步于天使轮或A轮。

  王鑫等多位业内人士这样向本报记者解释“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一行为:这是类似于传统互联网企业的融资路径,互联网企业往往需要进行多轮融资后,最后申请IPO。但区块链项目企业在完成至多两轮融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