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家政策 >

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翡翠人生

2018-08-18 10:30 未知

  微信文章趣玩微信公众号文章中国宝石杂志微信文章专栏:珠宝设计师

  “曾经的自己,一直是个必须被自己的目标拉扯的人。如果我不动,拉扯我的目标会令我感到疼痛。”笑竹这样说。

  似乎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忽然有一天灵魂苏醒了,从乏味而苟且的现实中转回关照自我,包括关照自己的心灵,学习创造美好的能力,提升自我价值感,扭转生命中一切负能量对自己的伤害,再次用生命的源动力吸引到好运气和美好的生活。而这一切,就是从这个美好的女孩子31岁那年重新捡起祖业开始。笑竹的太爷爷以前是内蒙古巴林左旗商会的会长,常年把缅甸的玉石和江南的丝绸从四季如春的南方运到大雪纷飞的北方,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直到战乱。

  尽管笑竹出生于珠宝世家,但叛逆的她最初并没有与家人一起做家族生意。在二十几岁,她曾经在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做风险控制的基金经理,负责股市期货套利杠杆业务,多年的市场浸染,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不知道如何能够真实地活在自己想要的世界里。那时的她,夜里根本无法入眠,持续若干个月的失眠,加上刚好那段日子她年幼的宝宝持续高烧不退带给她极度的焦虑,乃至家人的互相指责、内疚与委屈,彼时的她开始出现严重的自杀倾向。

  笑竹回忆,许多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几年,都会有一段令人难忘的荆棘。曾经自己一度经历了生命中最严重的一次抑郁,彻夜失眠之后,无数次的思索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的人生。这种迷茫令她感到窒息和绝望。说起来很神奇,在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之后,她得到了朋友的帮助,听从友人的劝慰,笑竹自此开始了漫长的修复心灵之旅。首先是吃了安眠药后开始能够睡着。这实在是太重要了。睡觉醒来,人才开始慢慢平静。思考今后的路怎么走下去?常听人说这句话:“绝处逢生也是一条路。”没错,这就是李笑竹走过的路。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孩子的病情慢慢恢复,家人之间的矛盾渐渐缓和。于是她有时间开始考虑,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活下去,面对未来的若干年?其实,在后来的日子里,笑竹每天都和石头打交道,接触最天然的、穿越亿万年的珍宝。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大部分人生最常见的问题就是欲望和恐惧的问题。想要获得更多,又害怕失去已有。”所以,有了无数令人午夜梦回的懊恼,以及百转千回的纠结。

  恰好这时候,家族翡翠生意的合作伙伴因病退出,堂兄直接找来了,在全家人的支持下,还有小时候那些耳濡目染的、对石头的亲切感,李笑竹开始重新了解这个神奇又艰辛的行业。

  先是随着表哥走遍了云南、腾冲、瑞丽、姐告、以及佛山、揭阳,又在厂里蹲了几个月之后断然卖掉当初做基金经理时积攒下来的房子,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翡翠人生。

  翡翠的世界如梦如幻,变化莫测,令人沉醉不已。还有小时候在家里摸过无数石头的那种舒适感一下子充盈了生命的虚空。“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忽然明白要多么地珍爱自己,珍惜自己,如同对待一块璞玉一般对待自己,精挑细琢,从爱不释手到左右为难,百转千回之后呈献给世间变化万千的美妙。犹如人生的兜兜转转,最后和自己相遇。

  笑竹说:“有玉相伴,让我不再自暴自弃,荒废生命,更不会看轻自己。”现在,笑竹经常过着把原石慢慢擦皮、打磨、切片的工作。几乎每天要面对一桌子大大小小的碎料,和技艺高超的雕琢师傅一点点讨论如何把料子的灵气和艺术结合起来,然后再用自己对生命的理解,把裸石通过镶嵌再次绽放能量,感受一次次生命的轮回的质感,这是对自己,对生活最好的疗愈和滋养。

  在充盈奇妙的宝石世界的簇拥下,经笑竹之手从其设计草稿中跃然而出的珠宝首饰创作,一如承载着世间所有美好使命的精灵们,在茫茫人海之中温存、守护着她们的有缘之人。

  在笑竹的珠宝世界中,珠宝,犹如镌刻心间的童趣:儿时的春之牧野、草长莺飞,教室玻璃上的反光引来的小瓢虫,随风摇曳的花朵……在天真纯粹的童年印迹中如此快乐美好。此刻,在我们拥有了今天的荣耀之余,愿你我依然保留一颗赤子之心。珠宝,恰是一段记忆的旅程:从懵懂的童年直至历经人世百态,在百转千回的人生旅程中该如何走好自己的优雅人生?冥冥之中的福报与对生灵的悲悯,未尝不是一段美好的情缘。珠宝,是时间的玫瑰:在岁月如歌的漫长等待中,透彻澄明的宝石是最美好的一份礼物,倾诉着时间带给我们的一切,终会酿成傲然芬芳的玫瑰。或许,关乎珠宝所有这一切,于笑竹而言,最终都将化作甜蜜的果实,洋溢着满足、浸润着所有生活中的小确幸,每一天每一件事都经历了花开花谢、春去秋来、日出日落,无关悲喜、从容以对因缘的聚散,只因所有美好的期待与努力最终都不会化作乌有。

  原本没有绘画基础的笑竹,为了把设计稿画好,从头开始学习绘画和珠宝设计的基础,从100个小时画到1000个小时,再到数千个小时,有人。

相关文章